第407章 枪手的起源时刻_玩家们的NPC大爹
笔趣阁 > 玩家们的NPC大爹 > 第407章 枪手的起源时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07章 枪手的起源时刻

  世界上有这样一个故事,那是关于受赐福者的起源,也是最初受赐福者们的传说。

  最初的受赐福者远没有现在的受赐福者那样,可以上天入地,能啃食龙的心脏,能飞向天空。

  最初的受赐福者们只是一群不死之人,他们会一次次的死而复生,也仅此而已。

  直到有一天,一个受赐福者举起了手中的一柄投枪,朝着一只巨大的野猪投了出去。

  那把枪无比巧妙的穿过了野猪的眼睛,擦过了坚硬的骨骼刺进了野猪的大脑中。这毫无疑问是巧合中的巧合,奇迹中的奇迹,同时也是这个时代第一个战胜恶兽的壮举。

  而这一壮举被记录在赐福之上,并将之化为了赐福中的力量。

  【以长枪,击杀了如山般的恶兽——其名为巨兽猎手】

  职业就此出现,技能也随之而来。

  每当有人用一把武器,做到了难以置信的壮举,那么赐福便会认可这项壮举,并将其化为赐福中的力量,并将这份力量隐藏于每一個受赐福者的身体中。

  当那枚白银的子弹穿过神的头颅的那一刻,弑神的壮举便已然形成。

  【已完成特殊成就:击坠光明】

  【已获得特殊称号:盲眼】

  【以白银的弹丸,贯穿神的头颅——其名为神·枪手】

  【神·枪手LV1】

  【持有盲眼称号才能解锁的生效的职业。】

  名为【枪手】的起源职业出现在了赐福中,一整颗完整的职业树因此成长而出,与其他的职业相互交错生长,让赐福中的可能性再一次扩张。

  而完成了弑神壮举的武器也必将在历史中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那把沾染鲜血,单纯的由数个零件组装在一起的枪因【枪手】的诞生而被认可为了武器【枪】。枪身的血迹改变了形状,像是枪身上的寄生植物一样化为了荆棘的花纹。

  它拥有了自己的名字——【米斯特汀/???】。

  布莱泽憋着一口气,身体发软坐倒在了地上,但握着【米斯特汀】的手始终没有放下。鲜血让他眼前一片昏黑,像是进入了黑暗的世界中,但黑暗又像是他视线的延伸,让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一切。

  所以他知道,神明只是肉体死亡了,灵魂还站在他的面前。

  “这就是……死亡?”神明低头看向了自己虚幻的手,又飘渺,像是会被一阵风吹开一般。

  倒在地上,保持着疯癫笑容的尸体显得格外讽刺,而他却又恢复了毫不在意的淡漠,甚至为了杀了自己的布莱泽而鼓起了掌。

  “真是一场了不起的弑神之战,你的名字大概会永远的留在时间的长河上吧。”神明无比的淡然,因为他知道自己会去哪里。

  在战斗中死去的战死者的归处只有一个地方,那就是荣誉的归处,战士们的天堂——英灵殿。

  “很遗憾,我的儿子,你无法前往英灵殿。”

  突然响起的苍老声音让布莱泽猛地吐出了一口气,接着又咳出了几口血,手也因此放了下来。

  “你这个老混蛋,终于来了。”

  “小混蛋,你以后要是骂我,得好好措辞了。”奥丁朝着布莱泽摘下自己的帽子,并用自己的独眼做出了挤眉弄眼的表情,“你以后可是我的【儿子】了,小心连自己一起骂了。”

  “【SKIP】”布莱泽用自己知道的最恶毒的语言攻击了奥丁,并努力将摊在地上手竖起了中指。

  奥丁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布莱泽,没想到这个小子平时表现的那么铁骨铮铮,认爹这么爽快。

  “巴德尔……不管你还认不认可自己的名字,你是无法前往英灵殿的,你的命运早已注定。”

  “命运?我早已利用全知之眼一次次的击溃它。”神明的嘴唇动了动,勾起了讥讽的笑容,“我与伱不同,你选择面对命运的终局,而我选择从根源掐断它,让命运无法完成。如果我会坠入死亡的深渊是命运,那么全知之眼一定会给予我征兆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,它没有给你征兆?”

  神明的视线下意识的移到了布莱泽手中的枪上,一股寒意伴随着地面细小的震动传来。

  “那只眼睛会给你征兆,但它可不是什么好心大方的东西,会一次次的反复提醒你同一个征兆。”奥丁缓缓走近了神明,大地的震动愈发明显,已经到了可以说是地动天摇的程度。

  这就像是某个巨大之物正从下方不断撞击着大地。

  “你确定击溃了全知之眼的征兆了吗?还是说,你觉得自己击溃了。”

  奥丁的残缺的右眼像是深渊的化身,而让神明的灵魂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的,是铺天盖地袭来的巨大黑影。

  那是宛若世界般的巨蛇。

  不是他坠向了深渊,而是深渊来找他的了。

  “这,这是充满荣耀的战斗!弑神的荣耀桂冠属于这个男人,而我也当归于我的荣耀殿堂!”神明的声音几近扭曲,残缺的右眼寻找着可以逃跑的方向。

  奥丁伸出了手,阻拦住了神明逃离的方向。他不是想要阻挡神明离开,而是想让他的儿子,体面的离开。

 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掐灭招致毁灭的诱因吗?因为全知之眼不是那么便利的东西,它告诉你未来,也在剥夺你的未来。它是把剪刀,把繁茂的树枝剪的只剩下一个结局。”

  “不可能,全知之眼是无所不能的,我会前往英灵殿!”神明癫狂的挥舞着手臂,想要推开奥丁逃离蛇口中的深渊。

  奥丁垂下了眼帘,对这个因全知而泯顽不灵的儿子感到绝望。那被苍老的皱纹包围的独眼中闪过一点晶莹后,剩下的便只有冷酷。

  “你去不了英灵殿的,能前往英灵殿的人是战死者。而你主动指引失去视力,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布莱泽朝你发动致命一击,你这是自杀。而且……”奥丁的嘴角勾起,像是在欣赏滑稽的小丑一般,讥讽的笑着。

  “去往英灵殿的前提是,得有瓦尔基里吃掉你的尸体才行,你的瓦尔基里们呢?”

  神明一愣,那如同血雾般侵袭大地的瓦尔基里们居然一个都看不见了。在他淡漠的俯视众生,享受着卑微生命们的无用功时,瓦尔基里们坠落了。

  即便有幸存下来的,也绝对无法在蛇的重压下靠近。

  蛇宛若深渊般的口中传来了巨大的吸力,那像是能吞没世界的一切,但掀起的狂风却只吹起了神明而已。

  双脚离地的短暂瞬间,神明与自己尸体对视了,那空荡的眼睛让他看到了过往一切的死亡征兆。

  他看到自己被枪杀死了,却不知道那枝枪是如何夺走他生命的。

  他看到了矮人最后的造物会招来死亡,却不知道正是他毁灭那朵花的行为,让矮人决定烧掉自己的智慧,招来无数的流星为蛇,为彩虹,为杀死了他的男人指引了方向。

  每一个征兆都是小小的变化,但等他来到结局的时候他才知道。他始终没有逃离任何一个死亡的征兆,他甚至在全知之眼的注视下一路朝着这个最糟糕的结局狂奔。

  “啊,啊啊啊,为什么啊——”

  神明尖叫着被狂风扯上了天空,他看到了布莱泽,而全知之眼最后给了他,他最想知道的事。

  那是他最初的行动,他夺走了矮人的智慧,并进行了诅咒和标记。而那顺着矮人之血不断继承的诅咒,最后变成了一个红发的女孩与一个少年的相遇。

  连未来与命运都能洞悉的全知之眼,是诅咒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zsdade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zsdade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